麦克罗伊在开局落后5杆的情况下捧杯

  北京时间11月13日,斯科特-麦克卡伦(Scott McCarron)生涯两次有机会赢下价值100万美元的延长赛,可是背景完全不同。

  第一次是2002年拉卡斯塔举行的世界比洞赛最后一轮。当时他面对8英尺的推杆,有机会将对抗凯文-萨瑟兰德(Kevin Sutherland)的36洞决赛拖入延长赛。当小球撞上洞杯左边缘的时候,他震惊地转过头去。

  另外一次是上个星期天,当时他在凤凰城乡村俱乐部的会馆之中。他感受到的压力比他打比赛还大。当古森面对一个4英尺的小鸟制胜推杆的时候,他以为100万美元的嘉信杯(Charles Schwab Cup)大奖飞了,可是南非人却错失了。他同样很震惊,杰夫-马格特(Jeff Maggert)从123码之外直接击球进洞拿下老鹰,赢下延长赛,同时将冠军巡回赛的积分总冠军交到了他的手里。

  “这是并非我击出,却影响我的,最难以置信的一颗球,” 斯科特-麦克卡伦说。

  这是连续第二年,伟大的击球属于球场上的最后一个人,可是大支票却属于等候在会馆中的一个人。维杰-辛格2018年的胜利,让伯纳德-兰格(Bernhard Langer)赢得了嘉信杯。

  这是美巡赛努力避免的场面,因此对联邦杯收官之战进行了重大改变。

  美巡赛不希望再出现,贾斯汀-托马斯努力庆祝收获1000万美元大奖,可是却很郁闷2017年巡回锦标赛负于赞德-谢奥菲勒(Xander Schauffele)的场面。又或者2009年尴尬的颁奖仪式。当时伍兹成为第一个两次赢得联邦杯总冠军的选手,可是他在东湖却负于米克尔森。“我确定明天要比现在更快乐,”伍兹说。

  因此美巡赛推出了新的赛制,让积分排名靠前的选手抢跑。贾斯汀-托马斯作为头号种子今年一出门就拥有低于标准杆10杆的成绩,而30位参赛选手中,排名最末的一位为平标准杆。那给了每个人机会,而顶级选手的可能性更大。

  两个星期之前在上海,麦克罗伊谈到了如何避免缓慢开局。他要求给出一个例子。“甚至比赛开始之前,我在巡回锦标赛上已经落后5杆了,”他笑着说。

  今年结果很好。麦克罗伊在赛事领先榜上以4杆优势取胜,其中包括一开始时他的红字数。他实际上领先3杆赢得比赛。因此没有什么好争论的,fun88

  可是到某一点总会有争论的,而这是无法避免的。

  接下来是LPGA巡回赛,那也许是变动最大的季后赛,因为它最容易看明白。60名选手因位全年所获得的积分,已经获得了CME巡回锦标赛参赛资格。一旦她们来到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,无论是谁赢得比赛,都将赢得CME全球竞赛以及正式奖金150万美元。这是女子高尔夫历史上单笔最高冠军奖金。

  谁是最优秀选手?这已经确定了。

  高真荣赢了四场,本年度最多,不仅如此,其中两场还是大满贯。她已经赢得了依据积分评选的LPGA年度最佳球员奖。高真荣的奖金超过270万美元,领先李晶恩721,791美元。

  将一切抛给赛季收官之战。赢家通吃一切,且只看谁在四天中表现最出色。这里没有优势,即便一丢丢也没有,在第一杆开打之前没有积分重置,也没有人造的红字数。

  因为奖金是正式的,排名前十位选手理论上都有机会在取胜的情况下夺取奖金王。

  这公平吗?

  考虑一下2006年的LPGA季后赛。当时参赛选手在第二轮和第三轮之后都会减少,且杆数会抹平,到星期天的时候只剩下8名选手。她们在18个洞中争取100万美元大奖。冠军是朱莉塔-格兰娜达(Julieta Granada),那仍旧是她的唯一LPGA胜利。

  2011年比尔-哈斯赢得联邦杯公平吗?25名选手参赛,可是到最后,一个全年都没有赢的选手,只因为面对水障碍中一个半浮的小球精彩救帕才取胜,却赢得了全年大奖?2017年凯文-萨瑟兰德(Kevin Sutherland)在最后一场赛事中首次赢得冠军巡回赛,却打败一个全年赢得七场胜利,包括三场大满贯的兰格……这样夺取嘉信杯,大发体育,又公平吗?

  三个巡回赛拥有三种不同形式的季后赛。

  所有三场都有其优点,可是所有都可能被批评为制造噱头。

  值得记住的是:季后赛高尔夫并不是为了公平而生的。

  它的目标是制造娱乐。

  凯文-萨瑟兰德实际上因为赢得嘉信杯而向兰格表达了歉意,可是面对所有愤怒,他却一点也不困扰,而是漂亮地如此总结:

  “如果我不却胜,没有人会谈论这件事。”

  (小风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